万狗是什么意思 【名家】拜访着名书法家沈鹏先生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0-22

 

 

  最近,我有幸拜见了前来鄂尔多斯市参加”艺术沙龙”活动的当代着名书法家,前全国文联副主席、书协主席的沈鹏先生,并向他就书法方面的问题进行了请教,就我本人书法的创作亲自接受了沈老的指导。那天,我和凤鸣先生轻轻敲开沈老下榻的住处,他客气地请我们进了房间,通过和沈老短暂的接触,他给我留下了难忘而深刻的印象。

  沈鹏先生是当代知名大学者,着名编辑出版家,着名书法家。出生于江苏江阴的书香门第,幼年受家庭的熏陶在书画和诗词方面就受到良好的启蒙教育,他本来是多年从事美术编辑出版工作的,但却在书法艺术上的成就最高,他的书法艺术风格成为当今最有代表性的书风,是我国当代独树一帜的大书法家。 

  那天初见沈老,他面容清瘦,精神矍烁,银丝般的头发颇富有艺术家的气质,使我不由想起苏东坡”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诗句。因为我们是慕名而访,凤鸣先生主动把我和他介绍了之后,沈老和蔼的请我们坐下,并与我们亲切的进行了交谈,他的谦逊随和令我们十分感动。我们各自介绍了从事书法艺术活动的经历,并拿出各自带的书法作品请沈老指点,沈老仔细端量后毫不保留地谈了自己的看法。当时我给沈老出示的书法作品是两条横幅。一幅是李白诗《心中问答》:"问予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知,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另一幅写的是陆游词《渔家傲·东望山阴何处是》。沈老看了我的字后说“好,挺好”!他看了乔凤鸣先生的书法后,就蒙文书法和汉文书法的有机结合,谈了他的看法。沈老还高兴的给我写了“艺无止境”四个字,意在鼓励我持之以恒、不断追求进步,并给我赠了由他题写的书名的《艺术沙龙》的画集、画集的封底也是他的书法作品,他随手题了“文平君留念,沈鹏戊子”几个字送了我。

 

  沈老的学识渊博给我留下了难忘而深刻的印象。在交淡中我忽然提到沈老前几年在山西太原采风时所书由自己创作的“四宁四勿赏真山、五合五乖思虔礼”的对联时,沈老表现出由衷的高兴,不断地点头称"是",因为这是用古代两位着名书法家和书法评论家的书论观点锲成的十分对状的对联,书法更是雄浑拙朴,我想沈老应该是记得十分清楚的。当凤鸣先生出示他的书法作品“八骏”让沈老点评时,我不由得又想起当年在”神舟六号”升空时其中载有沈老的一幅书法作品,书法内容也是他本人创作的诗,其中有“神洲多奇事,六骏胜昭陵”的句子。我提起这个事情时,沈老连说“是”、“是”,并介绍了他从”神舟六号”联想到唐太宗墓前的”六骏”浮雕的创作过程。沈老既是着名的书法家,也是功力非凡的诗人,我看过他的好多诗,他的诗往往深刻而富有文化内涵、诗联中引经据典、信手拈来,可见他的学识的渊博。他的书法内容好多是他自己创作的内容,可以说做到了形式和内容皆由己出的书法艺术和谐统一的美感,这一点更是值得我辈深学的地方.从他深厚的学识中我由衷感到沈老的书法之所以成为当代书法同仁十分推崇的原因所在了,可以说沈老的书法艺术也是他博学多思的集中反映.和我与凤鸣先生同时拜访沈老的还有我市当地的书画爱好者闫瑾女士,她也被我们和沈老谈话的氛围所感染,也流露出求沈老给她题几个字的想法,于是,凤鸣先生给沈老介绍了小闫,并请沈老给小闫写几个字,沈老笑微微地询问了她的名字和有何爱好,当听到小闫的名是单字一个”瑾”时,当即写了“怀瑾握瑜”四个字,从这四个字中我感到沈老的思维敏捷,记忆力惊人,拜见完之后,我有意从网上调“怀瑾握瑜”的出处,才知是屈原的楚辞《九章怀沙》中的句子,“怀瑾握瑜兮、穷不知所示?”,原来是比喻具有高尚品德的人,沈老把这样意思的诗句送给喜爱书画的小闫瑾也是很恰当的。

  这次能拜见到沈老并亲自接受沈老的指点,对我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沈老的指导、启发我是受益匪浅。沈老的书法我可以说学了二十余年。在坚持研习传统书法同时,当代书法家中,沈老对我的影响是最深刻的,在《书法报》上我曾经看到有这样一句话“沈鹏先生被公认是当代对书法艺术理解最深刻的人”。这句评语,我想是从沈老的创作中以及书法理论着作`书法讲授和当代书法界权威人士的评价中提炼出来的。赵朴初先生曾经在为沈鹏先生出版的《当代书法家精品》(沈鹏)题词时,赵老没写别的内容,而是写了古代着名书法评论家孙过庭<<书谱>>中论书法的一段话,即“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姿,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信可谓智巧兼优,心手双畅” ,这段话应该是论草书的最高境界的,赵老用来为沈老的书法集题词,可见赵老对沈老书法艺术的高度认可。沈老现已是78岁的高龄,但他的头脑清晰,我从中理解了古人"心常用则活,不常用则滞"这句话的内涵,沈老一定是善于学习、勤于思考、敏于创作从而保持拥有一个健康体魄和灵敏的思维的,在当今提倡终身教育的社会背景下我觉得他老人家正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在拜见沈老快结束时,我向沈老请教,自己的书法以后应如何改进和提高时,沈老微微一笑说:“以后在创作上要注意用笔上的提按和粗细的变化,这样你的创作效果会更好”,我把这句话深深的记在脑海里,做为我今后改进的方向。

  和沈老交谈了近四十多分钟,听他说下午还有活动安排,我们便知趣的告退,沈老高兴地和我们合影留念,并把我们送出房间,与我们握手告别。从沈老住的房间出来,我记起了八八年去通辽出差时,返回北京游览时,在北京的一个新华书店我有幸买了一本沈鹏先生的《沈鹏书杜甫诗二十三首》。对这本集子我看后爱不释手,从此对沈鹏先生的书法十分喜爱。后来我在临写传统书法碑帖的同时,对沈鹏先生的书法也进行了长期的学习和研究,先后利用出门之机购到了他的书法集子《当代书法家精品集》(沈鹏)、《沈鹏草书前后赤壁赋》、《沈鹏书法选》,平时在报纸上、杂志上凡是看到沈老的作品我必剪辑或复印,所以,我对书法艺术的喜爱和创作受沈老的影响是深刻的。近几年我通过书信的形式与沈老也有所交往,沈老很谦逊,总是以赠书的形式对我予以回应。其中,他给我赠送了他的书画评论《沈鹏书画谈》,通过我深入的学习和品读,从沈老对书法的鉴赏作品中汲取了不少的营养,可以说,当面接受沈老的教诲和指导是我的夙愿,但一直没有机会付诸行动。这次欣闻沈先生亲临鄂尔多斯市参加“艺术沙龙”活动,于是利用沈先生休息之时,冒然与凤鸣先生拜见了沈先生,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记得沈老曾在他的一个书法集子上有这样一句话:“笔墨当随时代,书家本是学人”,这句话我想应该也是他创作的指导思想和艺术家如何做人的观点写照,沈老高尚的言行,丰厚的学养和对艺术的执着追求,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

 

  秦文苹书法作品